被贾跃亭视为“决定FF生死”的债权人大会 有何意义

来源:SN科技编辑:admin发表时间:2019-11-26 23:27
查看数0>

  相关专题:贾跃亭与债权人长谈6小时 或决定FF的命运

  原标题:被贾跃亭视为“决定FF生死”的债权人大会,有何意义?

  新京报 记者:白金蕾

  贾跃亭债权人大会在洛杉矶FF总部举行,首批来自20家债权机构的35位债权人及律师代表参加了会议。

  美国当地时间11月25日(北京时间11月26日),贾跃亭债权人大会在洛杉矶FF总部举行,首批来自20家债权机构的35位债权人及律师代表参加了会议。

  本次贾跃亭债权人大会的流程主要有三项:债权人参观FF公司及体验FF 91预量产车,FF高管介绍公司最新进展、贾跃亭债务重组方案讲解及答疑。这是贾跃亭于10月在美提交债务破产重组申请后,与债权人的首次集体会面。双方将对破产重组方案进行深度沟通,但不会进行任何投票。

  据了解,FF的B轮融资将在2020年3月关闭,并在资金到位的12个月到15个月启动IPO计划,通过业务聚焦和精简,FF从目前到IPO完成需要的资金缺口为8.5亿美元。

  目前FF两位联合创始人已经离职,员工流失至500余人,供应商款项被拖欠;其位于广州南沙区的工厂已被仲裁判给恒大健康,位于杭州莫干山的工厂未有动工迹象。可以说,延安门户网报道围绕消除债务影响,募集新融资,实现预量产等,FF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FF的生死和缺席的债权人

  会上贾跃亭称,有信心尽快和债权人达成符合各方利益的债务重组方案,彻底解决债务问题。“FF是我的生命。债务重组的成功与否决定了FF的生死,也决定了各位债权人的利益。”贾跃亭在会议上动情地表示,FF的使命一直是引领汽车产业的变革,推出比特斯拉更领先的产品和技术,很多债权人也曾是我们的投资人,正是因为跟我们拥有同样的梦想,才选择相信FF。

  “相比于债务的破产清算,破产重组更像是一个‘重生’的过程,也是对债权人利益更好的保护,”一位债权人代理律师表示:“这是一个很好的沟通、答疑的机会,可以让债权人与贾跃亭及团队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保持信息的畅通。我们也会根据看到的,听到的,做出自己的判断。”

  “我们向多数债权人及机构发送邀请之后,收到了四五十家债权机构表示要来参会的回复,最终仍有一部分因为多种原因未能及时赶来。我们也期待此次未能成行的债权人随时与债务处理小组联系,欢迎大家莅临到访,”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负责人表示。

  该负责人表示,对于其中和大多数债权人的利益不符甚至相悖的企业,债务小组没有邀请。“去年以来,有个别恶意债权人一直试图冻结贾跃亭所持有的FF股份,到如今试图阻挠贾跃亭债务重组进程,都是为了实现其恶意侵吞贾跃亭资产的目的。这和此次大会的目的是不相符的,和参会债权人的利益也是不相符的。”

  对于债务重组进程的下一步,该负责人表示,希望能够在12月中下旬对调整后的重组方案进行投票,尽快推进方案的实施。

  贾跃亭的债

  2017年乐视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发生巨变,融创孙宏斌以白衣骑士的角色入驻乐视上市体系,而非上市体系继续在困境中挣扎,创始人和实控人贾跃亭远走美国造车。

  作为FF的创始人和前全球CEO,贾跃亭对FF的顶层设计、经营管理和产品理念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但由于乐视网的问题和失信被执行人的身份,FF不得不消除贾跃亭的影响,至少是其债务对融资的影响。

  那么,贾跃亭到底欠了多少债?

  今年5月10日,深交所发布公告称,乐视网因触及创业板股票暂停上市情形,决定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其股票上市。乐视网10月8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最终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上市公司未因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

  截至9月30日,贾跃亭仍持有乐视网9.2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3.07%,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这其中,有8.57亿股处于质押状态,占公司总股本的21.49%。同时,贾跃亭所持有的乐视网全部股份已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等司法部门冻结、轮候冻结。

  自2016年以来,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9年6月30日,贾跃亭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对乐视网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达到约19.85亿元,这里不包括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乐融致新以及其他债务主体的欠款。

  此外,乐视网还违规对外承担了一些回购责任。比如目前,已有乐视体育18方投资人对乐视网提起仲裁,其中8起仲裁案已经出具结果,均为乐视网败诉。对于剩下未决仲裁结果,乐视网已经计提乐视体育、乐视云案件负债约98亿元。

  对此,债务处理小组表示,真正属于贾跃亭个人的债务很少,90%以上的债务都是替公司担保的债务。截至目前,贾跃亭已替公司陆续偿还债务超30亿美元。剩余债务总额约为36亿美元,减去已冻结待处置国内资产以及可转股的担保债务,债务净额约为20亿美元。

  如何“打工”还债?

  乐视生态因资金危机爆发,贾跃亭的人生进入至暗时刻。对于过去两年来的感受,贾跃亭曾在致债权人的信中说,一些朋友包括债权人甚至都担心他自杀。贾跃亭称,尽管曾走到悬崖边,但心中一直坚信FF能成功,能实现梦想。贾跃亭表示,他将在今后的几年内为全体债权人打工,同时也是为他热爱的梦想打工,希望债权人能给他这个机会,允许他用行动兑现今天的承诺。

  10月14日,贾跃亭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传闻得到确认。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在发布的《有关贾跃亭先生个人破产重组及成立债权人信托的声明》(以下简称声明)中表示,贾跃亭已于美国当地时间10月13日根据美国相关法律主动申请个人破产重组,这将成为解决贾跃亭个人余下债务并保障债权人利益的最佳方案。

  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表示,作为个人破产重组方案的一部分,由债权人组成的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的债权人信托也将同时设立,美国法院认定的贾跃亭全部资产和相关收益也将会通过这种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Faraday Future(FF)的股权。

  这就是说,全体债权人既可以通过债权人信托方式事实上提前拿到贾跃亭的全部个人资产,又可以在未来信托资产价值最大化后得到足额偿还,同时保留除贾跃亭之外的其他原有债务人的债权。

  一位相关领域的律师向记者表示,目前,国内虽然没有个人破产重组和个人破产清算的相关法律施行,但美国等欧美国家已经有了非常成熟的相关法律体系。虽然此次贾跃亭是在美国申请破产重组,但只要与债权人协议签署及债权人信托成立,这仍是有效解决贾跃亭余下债务并依托美国法律得以履行的可靠方案。

  从辞去CEO到成立偿债基金,再到申请个人破产,贾跃亭是否一直在“远离”FF?FF全球新CEO毕福康认为:“其实不是这样的”,他表示,“无论债权人还是投资者,看到公司发生这种(迎来新CEO、成立债权人信托等)转变,应该更愿意、更相信我们这家公司”。在被新京报记者问到,如果遇到分歧,他和贾跃亭谁“拍板”时,毕福康称,二人目前目标一致,暂时未发生过分歧。

  据了解,FF的B轮融资将在2020年3月关闭,并在资金到位的12个月至15个月启动IPO计划,通过业务聚焦和精简,FF从目前到IPO完成需要的资金缺口为8.5亿美元。

  毕福康称,在他加入之后,不管是在美国还是中国的资本市场,已经有了一些人有兴趣想要去了解FF。另外一方面,他非常有信心在明年一季度截止时,完成FF的B轮股权融资。他拒绝透露具体估值,但表示,在诸多初创造车的企业当中,FF拥有最领先的技术和最好的产品,相信我们的估值会非常高。

  目前,人员方面,FF剩下500多名员工,其中美国有300多人,中国有200多人。技术方面,毕福康认为,电池系统的安全性是最大的优势,因为它完全是通过液态冷却进行的,是在不可燃的液体当中进行冷却的,这种电池系统的安全性相比其他产品是更好的。毕福康表示,供应商关系也在理顺,上个月成立了一个供应商的信托,通过供应商的信托,以公司的资产作为担保,去确保被拖欠款项的供应商能够得到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