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满洞头 PNIU

来源:tianya编辑:admin发表时间:2019-11-23 10:16
查看数0>

本文原标题:情满洞头

本网今日讯 情 满 半 屏 山  浙江,温州,洞头区。  信步走过半屏大桥,在半屏山下寻找,却全然找不出当年上山的路……  当年,我奉命从大长坑的营部来半屏山配属执勤,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爬上半屏山,与驻守的炮连一部一起生活、训练、值勤。  半屏山,也称半屏岛、半面山,位于洞头岛南侧,与洞头码头仅相隔250米水道。东侧海岸多悬崖峭壁,似巨斧所斫,拔海挺立如屏,故名。传说该岛在远古时为一条孳龙劈断,另外半片山飞往别处。  不曾想40余年后,我们曾经在洞头当兵的战友聚会,再次踏上洞头,首站就在半屏山对面老码头附近“泉丰宾馆”入住。过去从北岙上半屏山,需从码头坐船摆渡过海,现在“半屏大桥”飞架,站在桥上,桥下是平坦的环岛公路和依稀可辨的老码头,桥的那一端就是半屏山了。  住下的当晚,我们几个战友就来到半屏大桥,领略宽阔海面和他边上灿烂的灯火,呼吸似曾相识的海风。不同的是,当年稀疏的星星点点、若隐若现的渔火,被如今热闹夜市璀璨的灯光取代,而熟悉的略带着鱼腥的海风,隐隐吹送的是各类“渔家烧”、各色“排挡”灯红酒绿飘来的酒醇和烹调享用海货的嘈杂、鲜香。  晚上,激情难眠,与同寝的老班长相聊至三更。第二天的早上,人们尚未起床,车舟劳顿的战友还在梦中,我追逐着梦境中的真实,披衣起床,踏出宾馆,迎向半屏……渔港中,早起的渔家不再急着出海,而是筹措着家中“民宿”、“农庄”、“排挡”、“渔庄”、“农家乐”所需消耗的食材。沙滩上,外来住宿的游客,抓紧时间开始上坡、下坡探访风土人情。太阳还躲在半屏大桥东面“大礁”“内园屿”两座岛礁的后面不肯露脸。大桥上,不时有私家车、摩托车穿梭而过,我信步过桥,来到对面的半屏山脚,想要寻访上山的路径。  改革开放数十年,沧海桑田一瞬间,变了,一切都变了……不说半屏大桥下老码头区域鳞次栉比的楼房,也不说一桥之隔的“洞头国际放生台”,如今,洞头撤县设区,城市形象和海岛特色相融,渔业生产和全域旅游并重,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  有一首很伤感的古诗说: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在这里我把他理解成分别的“惆怅”和“遗憾”,当我站在半屏山下时,正值我们伟大的祖国七十华诞,改革开放的春风,让美丽的洞头旧貌换新颜,“桃花”更艳丽,而作为曾经洞头的一分子,守岛、建岛的军人,不论现时分散在祖国的何处,“人面不知何处去”,依旧对第二故乡深怀不舍的深情。也许,洞头不曾留下我们的名字,但青春的汗水会证明我们的存在。也许海岛没有我们的身影,但脚下的足迹一定有军民携手的芳香。我想,这就是每一个曾经在洞头生活过、战斗过、奉献过的游子的心声,也是我们追随洞头发展轨迹,心心念念于第二故乡而重逢于当年军营故地的初心。  我爱你,半屏山;我爱你,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