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46套房源及公司自管房82户被重复计数!(四篇) NRON

来源:tianya编辑:admin发表时间:2019-12-02 07:22
查看数0>

本文原标题:神秘的46套房源及公司自管房82户被重复计数!(四篇)

本网今日讯 神秘的46套房源及公司自管房82户被重复计数!(四篇)  {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之四)}  江西省监察委员会:  近日,我已成功向贵委举报网站上传《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节选)》、《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之二)》、《开发商不费一分钱拿地,这种本事让人艳羡!(节选)》。本篇属第四篇直接指证李豆罗(原南昌市市长)的举报信。  一、张跃平的审批其实无效  早已发表并至今处于发表状态的《南昌:此致青云谱区房管局的恳谈信!》、《旷世奇案:一个令三级检察人员犯浑的案件!》二文中均写:  我向张跃平(纪检组长并主管控申科)投诉程俊超过办理期限迟迟不给书面答复,张跃平打电话将程俊叫到其办公室,程俊说侦查尚未完成,暂时出具不了书面答复,张跃平拍板、指令程俊必须在某某日期前出具书面答复。到了某某日期,我到区检索讨书面答复,控申科科长全磊拿出两份打印的《南昌市青云谱区人民检察院来访答复函》(青检访复【2011】03号)给我(看过),说:“我找不到张跃平,他不签名我盖不到章。”我说:“张跃平就在门卫室门口走廊上坐着,进门时我看到了他。”全磊说:“你拿给他签名后,再来找我。”于是,我来到门卫室门口走廊上(备注:门卫室现在进行了改建),张跃平仍然一人坐在一个小凳子上,故意用手遮着脸,喝得醉醺醺的,满脸通红,我喊过他后,他嘻嘻哈哈地大笑,在其中一份《答复函》上签写了自己的姓名。我回到控申科,全磊拿去找掌管公章的同志盖章,让我在他办公室等候,之后,全磊保留有张跃平签名的原件,将另一份加盖了检察院公章但隐去了张跃平签名的答复函交给了我。我刚走出控申科,张跃平在门口截住我,伸手想夺走答复函,我紧紧握住折贴的答复函,躲避他,他故意耍酒疯,用手握住我的卵鸡,说:“这个案子,除非换掉杨xx、江华,否则,永远立不了案!”杨xx应该指女反贪局局长,江华应该指主管反贪局的副检察长江华。他松开手,朝我踹了一脚,我赶紧逃走了。{备注:控申科的女科员寇xx当时在场目睹并听到了所有的事情,控申科和旁边办公室的人应该也听到了张跃平的话。}  以上答复函只能作为阶段性的答复,现在回想这些事情,我恍然大悟,其被人策划过的痕迹非常明显,李豆罗应该是幕后总策划,他决定让玉带河指挥部(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充当替罪羊。  以上答复函由南昌市国有工业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留守处写作并提供给区检察院反贪局程俊(承办人),程俊(承办人)认为应该立案侦查,但反贪局杨局长(女)、主管反贪局的副检察长江华坚决反对立案,程俊作为其下级不敢抗争,为了交差,便把打印的答复函(没有自己的签名,没有反贪局杨xx的签名,没有副检察长江华的签名,没有反贪局的公章)交给控申科科长全磊,全磊将其内容反馈给张跃平,张跃平此时有两种可能:1、张跃平要求程俊、杨xx、江华均在答复函上签名,以坐实他们的决定和责任,但他们坚拒,张跃平骑虎难下。2、张跃平在饭局上被李豆罗的亲信面授机宜,以醉酒的幌子,在答复函上签了名(注意:他没看内容就签了),但他很不甘愿,所以他马上就后悔了,后怕了,企图以醉酒为幌子夺回答复函,未能成功,只好以实情相告。  以上过程,被人精心设计过的痕迹非常明显,极有可能,有人给张跃平准备了一个饭局,在饭局上有人以各种理由给他劝酒,等他喝高了,面授机宜,他一时心软,居然践行了。也就是说,还有另一种可能:程俊、杨局长(女)、江华均认为应该继续初查,但张跃平在别人的公关下,以以上行为阻止进一步地、深入地调查。  综上,这份答复函的产生程序不符合《人民检察院信访工作规定》第38条的规定,该条文全文如下:  第三十八条 承办部门应当向控告申诉检察部门书面回复办理结果。书面回复文书应当具有说理性,主要包括下列内容:   (一)信访人反映的主要问题;   (二)办理的过程;   (三)认定的事实和证据;   (四)处理情况和法律依据;   (五)开展化解矛盾、教育疏导工作及相关善后工作的情况。    对比以上条文,反贪局没有向控申科提交书面回复文书,全磊给我的文书中(一)、(二)、(三)、(五)项均欠缺,这是二个很大、很大的问题!  2、玉带河指挥部的正式名称为“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二把手戴天明当我的面说:“检察院乱写!”  是啊,玉带河指挥部(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批文在哪里(指送给南通公司46套房的批文)?  3、《南昌市青云谱区人民检察院来访答复函》(青检访复【2011】03号)中写:“在玉带河建设拆迁中,玉带河指挥部考虑到南通公司损失较大,对其生产和职工生活造成了较大损失,同意以拆迁还建房名义为公司解决一部分住房,南通公司在京东还建房中得到46套房源(含4户拆迁户放弃的房源)。对该46套住房分配,南通公司制定了分配原则,并报当时上级单位南昌市国有工业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批复,征得上级单位同意后,南通公司把其中的四套房屋分配给了四位公司领导,即原公司总经理金国性,原公司副总经理李锦南,原公司副总经理许军和原公司副总经理徐晓。该分配的四套房屋为公房性质,2009年根据有关政策进行了房改。根据上述事实,没有证据证明南通公司四位领导分配的房子存在贪污行为。”   我备注:1)、原公司总经理金国性、副总经理李锦南副总经理许军和副总经理徐晓均不是被拆迁户,不具备获得拆迁安置房的起码资格。2)、有4户被拆迁户因无钱缴纳新旧房屋差价而由南通公司拨付旧房予以安置,放弃的4套新房房源自然应该归属南通公司。3)、南通公司四位领导没有缴纳旧房的建设规费、房改资金、新旧房屋差价、超面积差价。4)、“该分配的四套房屋为公房性质,2009年根据有关政策进行了房改。”过了多年后房改,由此进一步坐实了私分国有资产罪或贪污罪的要件。5)、综上,四位领导构成贪污罪或私分国有资产罪!  4、以下是2006年6月29日南通公司写的一封信  青云谱区检察院:  我公司在玉带河拆迁过程中,经青云谱区拆迁办核实共安排拆迁户199户,其中有房产证房权为177户属私房,公司自管房82户,所有房产证在拆迁时均被青云谱区拆迁办收缴,在拆迁期间,我公司有四名职工因经济困难不能支付新安置住房的差价,故主动提出要求公司安排旧房解决居住问题。为此,我公司将老医务一楼进行改造顺利地安置了他们,而此四套安置房经公司班子会议决定,并向上级主管部门市国资公司进行了汇报,分给了四名公司领导级人员居住(此四名领导历史上未在我公司分配过住房)。以解决他们的住房困难,并按程序办理了相关手续。  以上情况予以说明  公章为南昌通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  2006年6月29日  5、刘立娜(原区检检察长)、南昌市审计局答复函均认为:46套房源包含在公司自管房82户中,如属实,答复函中何必写“在玉带河建设拆迁中,玉带河指挥部考虑到南通公司损失较大,对其生产和职工生活造成了较大损失,同意以拆迁还建房名义为公司解决一部分住房,南通公司在京东还建房中得到46套房源(含4户拆迁户放弃的房源)。”这段话的意思是:玉带河指挥部批复送46套房源给南通公司,南通公司将本属于公司的国有资产分配给了一些个人。我以此表象为线索,抛砖引玉,意图引导区检察院进一步深查。反贪局李南平(检察员)狡辩说:“这段话里没写送字!”没写送但这段话的意思就是送(行贿、笼络、利益输送)。  6、根据我掌握的情况、材料和我的判断,公司自管房82户被作为公房、私房而重复计数,由此导致总拆迁户数翻一番并夹杂了一些领导批条的关系户(46套房)。   此致  敬礼!  黄剑平、  13207098682、[email protected]、  2019年12月2日。  开发商不费一分钱拿地,这种本事让人艳羡!(稍有补充)  {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之三)}  江西省监察委员会:  一、第三篇  前天、昨日我已成功向贵委举报网站上传《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节选)》、《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之二)》。本篇属第三篇直接指证李豆罗(原南昌市市长)的举报信。  二、开发商不费一分钱拿地  1、凯迪网络(猫眼看人)于 2015/11/25 11:15:50发表了《江西:针对大手笔行贿案、贪污案,检察院长期装萌包庇!》截至2019年12月1日阅读人数已超过9.74万个,跟帖回复5个。  2、凯迪网络(以案说法)于 2017/2/7 1:57:43发表了《江西省:一起来见证检察院的机关作风有多糟糕!》,截至2019年12月1日阅读人数已超过8.75万个,跟帖回复1个:网名“孝敬父母”于2017/2/7 2:08:11跟帖回复: 听君一席话,省我十本书。  3、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7-06-16 08:56:09发表了我写作的《江西:省检如此办案,如此回复,太不靠谱!(原创首发)》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2.88万个,已赞9个。  4、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7-06-17 05:10:22发表了我写作的《江西:省检如此办案,如此回复,太不靠谱!(有补充) (原创首发)》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1.68万个,已赞8个,跟帖回复1条。  5、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7-06-18 01:46:58发表了我写作的《<江西:省检如此办案,如此回复,太不靠谱!(有补充)>补记以下内容(原创首发)》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1.30万个,已赞3个。  6、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6-04-14 00:58:09发表了我写作的《江西:省检以文书格式及内容不符合要求为由拒收(原创首发)》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4.82万个,已赞23个,跟帖回复1个。  7、《江西:针对大手笔行贿案、贪污案,检察院长期装萌包庇!》  8、《三言两语描述一个江西境内的腐败大案》。  9、《贪腐权贵嚣张横行并至今捂盖子,天理何在?!》。  10、《旷世奇案:一个令三级检察人员犯浑的案件!》。  11、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11-08 02:30:58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市检已签收三份复议材料(三个贪腐大案)》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23.58个,已赞26个,跟帖回复5个。  12、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09-23 02:48:49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检察院耍赖跪请省检挂牌督办》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497个,已赞12个。  13、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 2015-09-10 06:48:45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检察院内的歪风邪气并成小气候》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803个,已赞17个。  14、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09-05 05:51:15发表了我写作的《跪请江西省人民检察院强力督办》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404个,已赞15个。  15、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08-13 04:52:33发表了我写作的《呈请南昌市检察院的“钟馗”打鬼驱邪》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671个,已赞16个。  16、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08-24 04:38:10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市人民检察院的门难进》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629个,已赞15个。  17、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03-27 05:30:45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市四企业改制安置费43307万元被人贪污》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超过1.20万个,已赞18个。  18、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03-27 05:31:58发表了我写作的《“一地三卖” 和“一房二卖”衍生出的贪污大案》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超过1.13万个,已赞18个。  以上文章勾画出:南昌市国有工业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收购南昌通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的全部经营资产(含工业用地)、南昌市土地储备中心与南昌通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土地收储协议、南昌市国土资源局拍卖这块土地并将拍卖款全部支付给了南昌市国有工业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这块土地被转化为房地产开发用地并建成商品房销售(“玉带明珠邮政住宅小区”东、西区中的西区!)。我将这些戏目锁定为李豆罗布置的障眼法,它们最终服务的目标:房地产开发商未支付一分钱而得到了这块土地,支付这块土地上的厂房、停工停产等补偿款的冤大头是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的分项工程(玉带沟西支改造工程)。  备注:《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之二)》中写:现在的玉带河西支(由玉带沟大肆挖掘而来)在南通小学门口沿马路地下垂直拐弯向南流行一百多米后再垂直拐弯向西流行,由此绕过了原厂区,仅仅稍微触及了厂生活区,现在仍然居住在生活区的广大职工和家属可以作证。《玉带河南通房屋拆迁补偿及安置情况结算单》中区拆迁办支付给南通公司的厂房搬迁、停工停产等费用,均属诈骗性质,区拆迁办支付给拆迁户的款项,其涉及的拆迁户真假掺半。  综上,我们可明白:李市长为什么要将玉带沟(沟底一米多沟顶二米多沟深三米多)挖掘成玉带河(河面四十多米,加两岸绿化带宽度达百米左右)!土地损失和经济损失何等惊人!  三、我当年以“一地三卖” 和“一房二卖”的表象为线索进行举报,期望抛砖引玉,南昌市检察院初查后应该有所察觉和发现,但其故意装萌。  四、上面罗列的文章中指证:三级检察院的多位工作人员均有不当(枉法)行为,他们或被收买,或被胁迫。在此特别拎出三位:省检控申处余结兵及其处长在侦查监督处及承办人胡圆圆(音)均未书面答复控申处的情况下,私自制造答复函给我,据控申处查副处长说:答复函由余结兵杜撰(行文)并拿去处长盖章。胡圆圆多年以来拒不书面答复本处、控申处和本申诉人,从未主动联系我,从未回应舆论(侦查监督处黎处长说本院相关部门已多次将我发表的文章转告本处)。  黄剑平、13207098682、[email protected]、2019年12月1日。  后记1: 凯迪网络(以案说法)于2019/12/1 4:43:17 发表了《开发商不费一分钱拿地,这种本事让人艳羡!》,现在的阅读人数已超过3百个,跟帖回复1个。  后记2:新浪博客已发表《开发商不费一分钱拿地,这种本事让人艳羡!》。  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之二)  江西省监察委员会:  一、昨日我已成功向贵委举报网站上传《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节选)》。  二、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11-30 23:45:57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拆迁办与南通公司合谋套取回迁房并集体贪污(原创首发)》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超过40.25万个,已赞25个,1个回复。同年12月1日人民日报再次发表该文,阅读人数已超过1.41万个,已赞6个。 2015/11/30 7:54:41,凯迪网络(以案说法)发表了该文,阅读人数已超过4.31万个,已赞3个。  《南昌:市委干部集体侵占拆迁房有后记了!》和《南昌:市委干部集体侵占拆迁房14年至今拒归还!》。  以上三篇文章揭示:李豆罗市长为笼络南通公司与市委,向他们实施利益输送(行贿)。  三、《南昌市青云谱区人民检察院来访答复函》(青检访复【2011】03号),其中写:“2003年因玉带河建设需要对南通公司在玉带河西支工程规划红线范围内的房屋进行拆除,因历史原因,南通公司在拆迁房屋中有建筑面积3517.42平方米的住宅和非住宅无产权证,经房管局和拆迁办丈量确认认可,并补缴了规费,其中1682.22平方米非住宅面积按规定以货币形式给予补偿,并冲抵了南通公司应缴青云谱区拆迁办的费用,其余1835.20平方米被确认为82户拆迁户的住宅面积。”  南昌通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委托区拆迁办拆迁,所以,南通公司支付区拆迁办施工费,由此问题出来了:假如该笔费用真属于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的分项工程玉带沟西支改造工程,该笔费用应由征收方(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或所谓的“建设单位”南昌市市政工程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或区拆迁办)支付给被征收方南通公司,被征收方支付征收方拆迁施工费,如此反常恰恰说明:该笔费用是南通公司因改制并整体搬迁而支付区拆迁办施工费。  更奇怪的是:该笔费用在《玉带河南通房屋拆迁补偿及安置情况结算单》中没有踪迹(没有相关数据及其数据演变)。  四、现在的玉带河西支(由玉带沟大肆挖掘而来)在南通小学门口沿马路地下垂直拐弯向南流行一百多米后再垂直拐弯向西流行,由此绕过了原厂区,仅仅稍微触及了厂生活区,现在仍然居住在生活区的广大职工和家属可以作证。  《玉带河南通房屋拆迁补偿及安置情况结算单》中区拆迁办支付给南通公司的厂房搬迁、停工停产等费用,均属诈骗性质,区拆迁办支付给拆迁户的款项,其涉及的拆迁户真假掺半。  此致  敬礼!  黄剑平、  13207098682、[email protected]、  2019年11月30日  后记1:凯迪网络(以案说法)于2019/11/30 7:16:17发表了《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之二)》,截至2019年12月1日阅读人数已超过1.14千个,跟帖回复1个。  后记2:新浪博客已发表了《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简写篇之二)》。  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有后记和补充)  江西省监察委员会:  本文通告李豆罗同志:  1、我多次实名举报了南昌市市长李豆罗(已退休)的贪腐案件,我和我的亲属长期遭到其全面地报复、碾压、围堵、诬陷、碰瓷,在事实、证据明确的情况下,贪官一手遮天,案件无一得到公正处理、回应。  我抚平伤口,以客观、记实的方法,在以下已发表的文章中叙述我的悲惨遭遇和劫后余生!  以下每一组文章勾勒出一个案件,共13个案件,其中,二个房屋征收案、一个工程腐败案和二个谋杀案最值得咀嚼。发表的时间越往后其精确性、正确性、概括性就越高。  有的文章的阅读人数已超过88.13万个,已赞154个,跟帖回复26个。  如此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腐败大案及窝案,绝不能捂盖子,必须查处、回应!  2、指证李豆罗在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中贪腐的基本事实(采用画龙点睛的方法):  1)、李豆罗在2003年至2006年期间,在各种媒体上高调亮相,视察并支持该工程。  2)、李豆罗等人受前人在南昌市城南排水管网综合改造工程中造假骗取财政拨款的启发,模仿并更大胆。  3)、市审计局的同志说: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含南昌市玉带沟改造工程)市审计局没能跟踪审计,事后才通告我们。由此等同规避了审计,我根据我掌握的证据判断:这种结果出于李豆罗的预谋和布置。  4)、我曾当面质问、请求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的二把手戴天明:“你们的工程没取得批文,你拿批文给我看!”戴天明拿图纸给我看。我说:“我要的是批文,不是图纸。”  5)、我曾亲眼见过所谓的给“东湖”换水工程,不过是把水抽干,用自来水射水稀释淤泥再抽走,如此工程用不了几个钱,何况要偷工减料很容易,哄哄人就行。  6)、不管其使用了多少障眼法,根据2006年3月15日南昌市财政局出具的《关于市民罗建平来信来访的回复意见》和2006年3月23日南昌市财政局出具的《关于市民罗建平来信来访申请复议的回复意见》(备注:罗建平是我的曾用名),市财政局将“南昌市城南排水管网综合改造工程”与“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视为一个工程并据此拨款,鉴于市财政局已给我“南昌市城南排水管网综合改造工程”的两份批文的复印件(其实依据南昌市污水处理管理办公室给我的书面答复:该办公室的前身为南昌市污水处理工程有限公司,批文中写南昌市污水处理工程有限公司是“南昌市城南排水管网综合改造工程”的项目法人,而经调查,南昌市污水处理工程有限公司从未参与该工程的任何工作,可见,两份批文起码是有人冒用南昌市污水处理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申报的),可见:“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其实未取得任何批文。  7)、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领导小组办公室由曾帆晓等一伙退休了的老干部组成,其工作人员胡慧当面、亲口告诉我:该办公室没有编制。  8)、南昌市青云谱区房管局主管拆迁的副局长(女)曾给我看过一个文件,其中写:玉带沟西支改造工程的拆迁范围是沿沟1米的红线范围,我当时说:“现在单边的拆迁范围在四十米以上!”女局长说:“扩大拆迁范围是因为施工机械开不进去。”我心想:双边拆迁并事实占用土地一百米左右,将沟底一、二米沟面二、三米的玉带沟改造成河底四十米左右河面四十五米左右最大河口五十米左右加上绿化带共计一百米左右,真是大手笔,在寸土寸金的城市中糟蹋、浪费这么多宝贵的土地,李豆罗等人该当何罪?!五十倍地扩大拆迁范围,其经济损失何其大!  (1、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07-22 05:08:55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市国土局、规划局、房管局责任人员渎职》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超过6.6千个,已赞18个。  (2、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03-27 05:36:19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市国土局、规划局责任人员非法批准征用、占用土地罪》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超过1.21万个,已赞16个。  根据以上二文,李豆罗等人构成非法批准征用、占用土地罪!)  9)、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5-11-30 23:45:57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拆迁办与南通公司合谋套取回迁房并集体贪污(原创首发)》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超过40.25万个,已赞25个,1个回复。  根据上文并结合《南昌市青云谱区人民检察院来访答复函》(青检访复【2011】03号)、《南昌:市委干部集体侵占拆迁房有后记了!》、《南昌:市委干部集体侵占拆迁房14年至今拒归还!》,李豆罗为了笼络市委干部和南昌通用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大手笔地进行利益输送!(行贿)  10)、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7-07-29 04:39:53发表了我写作的《南昌:行政庭拒领案件,纪检组处置乏力!(节选)(原创首发)》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超过2.32万个,已赞10个,4个回复。该文中写:  2017年06月05日17:14,我的手机收到“12368”发给我的如下内容的短信:“【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您好,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的黄剑平诉其他一案【(2017)赣01行终94号】,经立案庭审查后已经立案,请等待审判庭庭长确认并接收案件。”  但是,事情马上出现了颠覆性地大逆转,李豆罗眼见事情要败露,指使马仔胁迫行政庭庭长拒领案件,然后伪造一份加盖假公章的裁定书并通过立案庭的书记员送达我,裁定书中裁定我的诉案不属于法院行政案件的受理范围。该裁定书只有合议庭组成人员的打字署名,没有手写签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合议庭工作的若干规定》(法释〔2002〕25号))第十五条“对制作的裁判文书,合议庭成员应当共同审核,确认无误后签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法发〔2015〕13号}第6条“审判组织的法官依次签署完毕后,裁判文书即可印发。”所以,无合议庭全体成员签名的裁定书无法律效力,形同废纸。该裁定书上的公章凭肉眼就能识别是假的,因为:1、大五角星的形状完全不成形(反倒像一面白旗的正上方突出了一个三角形);2、大五角星内有四个实心红点,而其他的裁判文书上的公章上没有;3、四个小五角星呈月牙状位于大五角星的下方,月牙两头的两个小五角星内各有一个实心红点,而其他的裁判文书上的公章上没有;4、“市”、“人民法”四个字明显清楚,“江西省南昌”五个字残缺不全且模糊的多,“中”字的三竖很清楚,但上横模糊,下横完全没有任何印痕,“院”字的红色稍浅但完整无缺;5、麦穗不成形(基本走了样)。  11)、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9-07-19 01:52:16发表了我以网名“2018依法博弈”而写作的《伪造保证书、虚构慰问金和水电费减免 、伪造法院裁定书 》,截至2019年11月03日阅读人数已超过1.1万个,点赞2个。  根据该文中的记载:李豆罗、熊晓凌(南昌市青云谱区拆迁办主任)等人不停地以各种手段要求我的工作单位(省一建公司)给予我水电费减免和每年节日给予数目可观的慰问金,省一建公司非常恼火,拒绝执行并以为是我的诉求从而实施打击。最让我耿耿于怀的是,有人伪造保证书,保证书中写:关于我家被征收房未获一视同仁待遇一事,给予我九千九百九十九元即可一次性了结,保证如何如何。  2016年10月1日上午,我与南昌市青云谱区房屋拆迁代办处陆武斌书记在三店西路(区法院斜对面)的南昌市青云谱区推进旧城改造工作第四指挥部的其办公室见了面,他给我看了这份保证书的复印件。  《保证书》上的落款时间为2006年8月18日。我请求复印一份给我,陆武斌书记不同意,我请求将其内容全部抄写一遍,陆武斌书记也不同意,我问《保证书》的原件在哪里?陆武斌书记假装没听见,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再三要求我去做笔迹鉴定,以确定《保证书》上的签名是否是我亲笔所签。 笔迹鉴定需要原件,复印件不符合笔迹鉴定对材质的要求,而且,《保证书》的全文除签名外全部是打字,签名只有三个字,这三个字有二个字被手印覆盖,手印是一团黑,完全没有纹理,剩下的一个字是姓,这个字可以通过描摹或复印的方法造假,所以,笔迹鉴定无济于事,况且,也不具备笔迹鉴定的起码条件,但陆武斌书记至少三次要求我去做笔迹鉴定,摆出的就是一副准备玩赖到底的架势。  我与陆武斌书记交谈时,在场的还有一位中年男士(可能是汤福俊副局长)和一位中年女士,这位中年女士长得蛮漂亮,鹅蛋型圆脸,丰腴圆润,身高约1.66米,她不停地搅局,她说区房管局汤副局长没有权力调查此案。(备注:我当时忘了问她谁有权力调查此案。) 我请她通报姓名、单位和职务,她不肯,说自己只是无关人员!应该就是她家调包、霸占了我家的征收安置房,霸占四年后,经多方斡旋,支付了九千九百元补偿费给我家,企图就此蒙混过关?!此女人到底是谁?陆武斌书记肯定知道,因为面谈时间是他约定的,这位女人应该也是他约请的。  陆武斌书记说:“这个工程当年是熊晓凌主任(区拆迁办前任主任)承包的。”  陆武斌书记说过:“拆迁办为你每年过年过节谋求到了一笔可观的慰问金,水电费减免。”  备注:1、大概2002年,省一建公司给我发过三、四次年节慰问金,每次也就一、二百元,之前和之后无任何单位、组织、个人给我发过一分钱。2、水电费减免更是从来没有的事情,我至今在不折不扣地缴纳水电费。  南昌市青云谱区房管局原办公室副主任黄丽琴于2017年2月24日在其办公室说:“这份保证书是南通公司提供的。”  我说:“那就更不对了!(我何时何地与南通公司签过这份保证书?南通公司的经办人是谁?)”  《保证书》百分之百是南通公司相关人员伪造的,但我却始终蒙受不遵守承诺的污名和羞辱。  陆武斌书记说:“没有房产证的房屋(被征收房)一律不予补偿!”  我说:“这可是你说的,我将区检察院的书面答复中的一段念给你听:‘2003年因玉带河建设需要对南通公司在玉带河西支工程规划红线范围内的房屋进行拆除,因历史原因,南通公司在拆迁房屋中有建筑面积3517.42平方米的住宅和非住宅无产权证,经房管局和拆迁办丈量确认认可,并补缴了规费,其中1682.22平方米非住宅面积按规定以货币形式给予补偿,并冲抵了南通公司应缴青云谱区拆迁办的费用,其余1835.20平方米被确认为82户拆迁户的住宅面积。’”  陆武斌书记说:“算我说错了,你可别紧抓住这一点不放!这只是一个小小的瑕疵。”  陆武斌书记说:“这个工程当年是熊晓凌主任(区拆迁办前任主任)承包的,我没有参与。”  我说:“你确实没参与!你不在场!你不知情!”陆武斌书记听完很高兴,其实,他把我的意思给听岔了,我的这句话是反着说的,是一个反问句:“你确实没参与?!你不在场?!你不知情?!”  我拿出一份《玉带河房屋拆迁安置期房协议书》{青拆协字(27)号}(见附件5),这是南昌市青云谱区房屋拆迁代办处与我岳父家签订的房屋征收协议书,说:“这上面还有你的亲笔签名呢!(你怎么说你没参与?你全程参与了!而且是主办!)”我说:“这上面写:“南通公司给予每位职工拆迁户9600元拆迁补贴”,请问:南通公司是国有企业,每一分钱都是国家的,是要经过审计的,这拆迁补贴以何名目列支?”  陆武斌书记大惊失色,要过去认真阅读后,说:“我还真不知道,你去问南通公司!”  我听后惊诧不已!:这份协议书上有你陆武斌的亲笔签名,有你拆迁办的公章,却没有南通公司的公章,南通公司完全没参与,而你居然不知其缘由!真是整个征收过程中处处都浸淫着欺骗的心机和心思!  我最大的妥协方案是:请求南昌市青云谱区住建局补偿一套八十平方米的住房,农房也行。但是,对方坚持诡辩和玩赖,大有“你奈我何”的架势。  12)、综合本文的意思,我有充足的理由把我的倒霉全部归咎于李豆罗的报复,欢迎李本人回应(自证清白),有请省监察委回应(调研、查处、澄清事实并以正视听),其实我本人心地善良,非常担心冤枉李豆罗同志,欢迎李豆罗同志与我交流意见,说明事实。  一、二篇概括性的文章  1、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 2016-02-12 05:33:22发表了我写作的《一起来见证中国江西反腐的虚伪性、法治的欺骗性及贪官的威权、骄横及凶残(原创首发)》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超过88.13万个,已赞154个,跟帖回复26个。  2、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6-02-12 05:36:09发表了我写作的《一起来见证中国江西反腐的虚伪性、法治的欺骗性(原创首发)》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1182个,已赞7个。  3、人民日报的人民网的百姓监督栏目于2016-05-26 01:11:08发表了我写作的《国士黄剑平的传世之作倒逼中国的法治建设(修改后)(原创首发)》一文,至2019年11月23日阅读人数已达39.96万个,已赞49个。  二、有关南昌市八湖两河整治换水工程之窝案所发表的文章  (以下省略2万字左右)   黄剑平、  13207098682、[email protected]、  2019年11月28日  后记1:已发表《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的媒体有:西祠胡同(江苏新闻爆料官方平台)、中国TOP、延安门户网、新浪博客等。  后记2:凯迪网络(以案说法)于2019/11/29 8:03:55 发表了《贪官蹂躏法律,舆论哗然也枉然!(有后记和补充)》,截至2019年12月1日阅读人数已超过1.4千个,跟帖回复1条。